虞北往不归(此号已废)

与火星的孩子对话

19900207

2019年过得特别快


人生真如电影


我也以为一切都可以一辈子。


以前还给我评论的一马平川,陆离你们还在吗


记得那个时候不管发什么都有你们理我


很感谢很感动。真的。

一个问卷

@人间杀马客 


写手问卷调查


1.笔名及其由来?


虞北往/一条小鱼向北游的意思

当时喜欢的人是在他教室的北边 哇 好伤心的破故事

2.什么时候开始写作?在那之后继续下去的动机?


初一(2017)开始写原耽,然后初二入了德云社坑开始写同人……没有什么动机就是我寡的慌之后多了对象又闲的慌。


3.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的?别人有什么看法?


流水账……口水账那种。

别人……额亲友都夸我但是我自己肯定是菜鸡那种啦。

4.早期文风和现在落差大吗?


特别大。。至少我现在可以叽叽歪歪写几千字而且能确保是个人都能懂?

5.喜...

全面分析报告

道德:基本上是没有


爱情观:石凉


结婚观:不结婚


性向:双性恋―无性恋


性格:缺憾


不管你看不看的到

这里依旧把你放在置顶里


我没法因为你而不对xzf生气


可我真的没黑xz


如果你真的因为xz和我抛清关系


那我们就此别过


中考加油


我依旧把你当朋友

突然发现我很喜欢骂脏话

但是找不到更好的词表达愤怒


于是变成祖安豌豆射手


希望大家选择性忽略我这个混蛋

我疯啦


初三毕业生把学案搞丢


我上个屁高中

Q:拍耽美真的是娱乐圈走红的捷径吗?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要看是什么作品被翻拍,翻拍效果如何。


走红几率异常大,被活活黑死的几率也异常大。


就瞎他妈说说。


最近几天复建德云社了,发现真是啥都不行。


梗忘了不少,连大哥和三哥都分不出来了。


怎么说呢,今天看了眼狸子的主页,特怀念以前。


感觉大家都在进步,只有我在退步。


和石凉老师好像也有点隔膜了诶x我当然相信她爱我 但是被确认的次数太少了


好久没和姐妹们互动了


浅哥和我从无话不谈到每天特定的问安


霖雨和我只剩下表情符号


真的变啦,一切都变啦。

『尚何』小人间

联文。ooc.


破镜重圆梗 

演员――影帝尚九熙

配音演员――何九华

――――――――

飞机从云里探出头来,阳光也就跟着凑热闹,照在尚九熙脸上,尚九熙昨儿喝多了又一早上赶飞机正靠着椅子睡得香,被这么一弄,醒了。 

烦死了,尚九熙一不开心就把脸拉下来,准备把身子坐直脚却不小心踢到了隔板座儿的,下意识看过去,呆了。


 他飞快的确认了下今年是2019不是2009,但是还是有点不敢确信。  

半晌,他摇了摇旁边的人,“何九华?” 何九华醒了看他,眼眶子一下红了,搞得尚九熙措手不及:“尚九熙。” 

―― ...

虞北往一向喜欢一些


疯狂又错误的东西


w她决定休假无限期去写原耽啦x

乱世安 (上)



代发 。。。


都说乱世出英雄,周哲就是其中之一。


 


他是社稷国的开国之君,结束了中原多年的战乱,定都长安,号社稷明王。经过他的治理,社稷国百废俱兴,百姓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一切都慢慢向好的方向发展着。


 


只有严重的外患让人头疼。


 


社稷国地处中原,北部少数民族部落对这里总是虎视眈眈:宇文部,匈奴部……


 


其中最为强盛的,当属拓跋部。


 


拓跋部的首领拓跋渊也算是乱世里的英雄,早年重振了拓跋氏的旗风,使得拓跋部成为北部疆域最广的部落。


 


他16岁的儿...

今夕何夕  遇此良人


周九良,生日快乐。


做我一辈子的小先生可好。

《南甜/未完待续》



 @可儿 是我姐妹的文


她不玩LOFTER我代发



#二爷的新歌给我的触动

关于《曾经》


歌是散散的调子,有点像民谣。


这三首歌都好少年啊。


《曾经》让我想起阴雨天在校园走起时已经过去的时光,也像在几百人的操场上越过千万目光找到一个人。


歌名叫做曾经,曾经的时光。


惟愿张云雷度过曾经,趁着阳光尚好,做他自己。


还有,《趁着》。


趁着夕阳还没落山岗,到光明的地方去。


我们还有很多希望,还有明天。


趁着还有青春,趁着你还在我身边,趁着好时光,去拼一把。


乾坤未定,你我皆是黑马啊。


年少的我们,一定想相信,城市的背后有朝阳。


《蓝色天空》。


这首歌是写给姑娘们的。


天空是蓝色的。


其实...

龙龄/我的光

今天被感动的一塌糊涂的作品。


三禁(叹气)


“希望你也是一个人的光呀” @崔包子啊╯╰


——


“你在远方的山上春风十里……”


关掉蓝牙音箱,张九龄把车开到路牙边,好巧不巧在一路灯下面,照的整个车里朦朦胧胧的。伸了个四仰八叉的懒腰,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天累的放空自己。


墨镜也斜斜歪歪的从鼻梁上滑落下来。


卸去伪装的张经理累的睡着了,车就停在那里。


对客户要八面玲珑,对下属要雷厉风行,对事情要一丝不苟,对自己要严格认真,对困难却没有肩膀了。


颇有些黑暗感的时不时丧丧的世界里,张九龄还在等光的出现。每个人都应该这样。


现在他要容许自己放空一...

感谢图作者鸭 虽然……我不记得是谁啦QAQ

德符#少年进行时

✘德云社写手爬墙取关请随意

✘我流ooooooc

✘交党费来了!

@布丁冻奶茶 糖丸老师的生贺


——————


他的少年,坐在双杠上。


风吹起他的发,带走盛夏的爱意。


在永远望向他的眸子里,一切有迹可循。


——


符离集烧鸡站在空桑高中的门口。


他看见校园里面有个熟悉的背影,正好是在一棵香樟树下,银灰色的头发,透出一股正儿八经的感觉。


是他那个父亲和前妻的儿子,德州扒鸡。


烦死了,符离集想,拽了拽书包。


————


新班级的门口。


符离集看着漠无表情坐在第二排眼神看向自己的德州,下意识的躲开了眼神的交汇。走到讲台上去看座位表——还好...

【10.2德符cp48h活动/17:30】旧年景

上一棒 @🍋可颂面包 

下一棒 @花心的老女人 

(dys的姐妹们请忽略我)

亲王德州X锦衣卫阿符

————没有历史常识的分割线——


北风阴寒,大雪疏忽而落。



“亲王……符离集大人又来了。”


寒冬没能封住街上的喧闹,临近年关了,卖冰糖葫芦卖小玩意儿逗小孩儿的声音此起彼伏,从纸窗里穿过从弄堂穿过绕过红梅边,停息在案前。


德州挽起长袖,把毛笔搁在砚台上,起身要走,又回头看看桌上的字纸,想了想,嘱咐下属叠好,自己走到亲王府门口,看着街上。


马蹄声渐近,坐在马上的人神采飞扬,正是一副少年意气的样子,冬日的阳...

主龙龄/爷是一只揪头发的小神仙

我流ooc


@是石凉鸭! 咱俩都别秃吧


——


张九龄是个神仙。


蟠桃会上没他名字的那种神仙,性质同等于当年的弼马温,在天庭混吃等死却也一幅拽的二五八万的样子,巨酷。


其实不是他不干事,他干的事不符合天庭主义价值观而已。


他干什么呢,他揪头发。


天庭是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所以张九龄作为“九”字排头的第一位神仙,可以说是上揪至他师兄孟鹤堂下揪至他师弟周九良,轻轻哈口气,一脑袋头发就荡然无存了。还好,为了顾及大家的面子,还是留了点。


他师父天帝郭德纲看不太下去,和颜悦色和张九龄说,你再这么下去于娘娘还怎么烫头,下去嚯嚯凡人吧!


张九龄就去了,...

九辫✔一直在看

我快写不出情诗了 只想见你一面 @是石凉鸭!


虞北往三禁❌总裁辫儿歌手馕九辫不逆


锅找我背 骂人骂我 别烦我老公  取关随意


0.“在说之前,我有件事要声明。”


张云雷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眼镜,一本严肃的对正在拨弄着绿萝叶子一条腿在地上一条腿晃荡着的坐在他办公桌的杨九郎说。


“您给说说?”杨九郎的注意力集中在绿萝身上,这句回答更像是给绿萝听的。


“杨九郎你敷衍我。”张云雷顶着那张斯文败类的脸,用好听的声音略有些撒娇意味的说出这句话,尾音微微上翘——杨九郎一直觉得张云雷应该做个cv的,应该能成为与朝晖一样的顶级cv。


杨九郎转过头来面对着他,认...

堂良/中秋/又逢

石北联文  堂主视角戳@是石凉鸭!


国际三无作品❌❌❌


——


0.落花时节又逢君.


秋天的雨总是淅淅沥沥又淅淅沥沥的。


地上不知道是哪种树的花被雨水打湿了在那里。


周九良站在高二五班教室门口,抿着嘴冷眼看向教室里的人,从最后一排扫到讲台。


讲台后面坐着一个人,带着眼镜,转过头来很温柔的朝他笑,眼里熠熠生辉。


那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一双眼睛,那个人是他记了一辈子的人。


周九良动了动嘴唇,挤出几个支离破碎又埋在心里百转千回的音符,顷刻间所有的心里防备全部崩塌。


他说,“先生。”


我终于找到你了啊。


1.


孟鹤堂...

掬起月色

祝大家,中秋快乐。


不上升。


——不喜勿喷——


   张云雷睡着了,杨九郎起来偷偷的把窗帘掀开。


月亮很圆也很亮,比不上他所拥有的那一个。


张云雷翻了个身儿,月光静静的撒在他脸上。


随着呼吸,月光在屋子里慢慢的氤氲开来。


杨九郎俯身去吻他,吻他的眼角和唇边。


    孟鹤堂是在和周九良一起散步的路上看见月亮的。


一轮皓月,他们从桥洞里走出来抬头看见。


孟鹤堂感叹月亮好圆啊,周九良没说话只是拽紧了他家先生。


微微点头,以只有孟鹤堂听得见的声音回答嗯。


皓月千里,静影沉璧。...

【19:17】【九辫】潜意识伊始:论梦

上一棒 @Forever° 老师


0.天光


【我身边只他一个 却敢去没天光的 疯狂梦境】


1.张云雷翻来覆去的把被子踢到床底下。


他的专场才结束,探清水河的绿海还在眼前飘。九郎不知道睡了没有,他的脑袋才到枕头上三秒,被子已经被不听话不爱好睡的他踢到床底下了。床底还是地上,他不知道。太累了。


他知道自己在做梦,做了个很奇怪的梦,让他想起了那个老活儿《论梦》。他没说过,但是看过。


这是潜意识睡眠吗?是的,他看见奈何桥了。桥长数里,宽只三渔,高有百尺,上无扶手栏杆,永堕奈河无出路……没有出路的地方。忘川河,鬼门关……...

@是石凉鸭!  @苏浅myf_


要拉黑她俩顺便拉黑我


👌👌👌


我抱团很严重的


不像10k粉太太遗世独立遗臭万年~

© 虞北往不归(此号已废) | Powered by LOFTER